马占民

编辑:桑椹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6 06:55:29
编辑 锁定
马占民,1932年7月22日生,河北省深州护驾池人。
历任空军参谋长,兰州军区副司令兼兰州军区空军司令,北京军区副司令兼北京军区空军司令。空军中将。第六届、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1] 
中文名
马占民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河北省深州护驾池
出生日期
1932年7月22日
毕业院校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六飞行航校

马占民人物生平

编辑
陆军战士(15岁) 陆军战士(15岁)
马占民15岁参军,解放战争时入伍,历任战士、通信员、警卫员,参加了青风店、石家庄、济南等战役。
1950年4月25日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六飞行航校(现为学院)学习飞行,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成立(1949年11月11日)以来第一批飞行学员,由于热爱飞行,刻苦外研,成为这批飞行员中第一个单飞的学员。
1951年2月毕业后,分配到飞行部队,直接任命为飞行中队长(不足19岁),其后担任过飞行大队长、飞行团长、飞行师长。在部队改装过多种型号的战斗机,每次都是第一个放单飞。
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空战三次,荣立战功。[2] 
1954年参加建国五周年空中检阅,因圆满完成任务,荣立三等功。
1956年担任副团长时,成为“三候”人员:全天候飞行员、全天候飞行教员、全天候飞行指挥员。其间,作为空军飞行表演队的领队,曾为印度前总理尼赫鲁等国家首脑表演。
飞行中队长(20岁) 飞行中队长(20岁)
1958年被选入空军改装可携空对空导弹新式战机的8人小组,是组中成员第一个放单飞者,为空军改装此机提供首要经验。
1973年6月,从空军50名航空师师长中挑选出来,进入军委空军作战部、军训部担任部长。
1975年,亲自组织指挥两种战斗机进行空中格斗,为决策生产此种飞机提供了准确数据。
1977年45岁时,出任空军司令部主管作战和训练的副参谋长。
1978年,改革开放后第一次空军演习汇报,作为指挥员向中央领导汇报,受到邓小平等领导的接见。
1978年,作为中国首个军事代表团成员访问英国,在英国驾驶能垂直起降的鹞式飞机而让西方震惊其飞行技术,媒体亦有报道。英国国防部长询问:“中国有多少你这样水平的飞行员?”
飞行大队长(22岁) 飞行大队长(22岁)
1980年,参加首个访美军事代表团,把美国空军训练方法成功引入中国,对提高中国空军战斗力和安全率颇有助益。
1982年任空军参谋长(不足50岁,成为当时全军最年轻的正兵团军官),是中国空军第一任会飞行的参谋长。
在任空军副参谋长和参谋长10年时间里,每年春节放假均赴部队机场替飞行员战斗值班。
马占民从不足18岁飞行至55周岁,创下连续飞行战斗机38年的历史,在中国空军至今没有人打破此项记录。

马占民人物评价

编辑
立马昆仑——在首长身边工作的日子(徐贤)
副团长(24岁) 副团长(24岁)
马参谋长从1977年到1982年初,从空军训练部长到空军副参谋长再到参谋长,4年时间内完成了从正师职到正军职再到正兵团职,跨越副职的“三级跳远”,这在空军历史上和平年代军事干部的提升上开了先河。[3]  1982年初他升任空军参谋长时刚届天命之年,是陆海空三军中最年轻的正兵团职干部。要说空军是个藏龙卧虎之地,各路诸侯中人才济济,在这风云际会中成为佼佼者,没有过人的聪敏才智和胆识绝对到不了这个关键岗位。
他为人谦和,待人和善,没有一点官架子,极具亲和力。
马参谋长是第一个能飞行的空军参谋长。在他之前的王定烈、梁璞、张廷发都不会飞行。他曾入朝参战,曾多次参加国庆阅兵,驾驶银鹰飞越天安门广场上空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检阅,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了空军八一飞行表演大队,为华国锋、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作过飞行表演。他不仅能够驾驶前苏联援助的米格战斗机,国产的歼击机,而且在出国访问巴基斯坦和法国空军期间,亲自飞过英国的鹞式战斗机和法国的幻影战斗机,展示了中国空军的万丈雄风和英武形象。如此丰富多彩的飞行生涯编织了他色彩斑斓的人生。
团长(28岁) 团长(28岁)
桂林空难是改革开放初期发生的一起重大飞行事故,飞机撞山爆炸解体,100多名乘客全部罹难,无一生还,堪称建国以来死难人数最多的一次空难。执行这次飞行任务的是空军航空兵34师的266号三叉戟飞机,而临场指挥的是中国民航桂林场站。事故发生以后,时任民航总局局长的沈图和时任空军副参谋长的马占民分别代表民航和空军赶赴现场处理并分析事故原因。[4] 
1993年我转业到民航总局中国航空器材进出口集团公司,原沈图局长的秘书白志坚在回忆处理桂林空难时说:当时国务院副总理谷牧也赶到桂林参与处理事故善后。事故现场一片狼藉,惨不忍睹。遇难者家属哭声震天,令人揪心。按照谷牧副总理的意见,空难事故是不可避免的,世界各国都有,不足为奇。查清事故原因、双方吸取教训、做好善后就可以了。但是,张廷发坚持责任方在民航,是民航指挥失误,一切后果由民航承担的强硬态度,使整个事情变得复杂化。
民航以前归属空军,后来独成体系,双方存在一些业务纠葛和建设矛盾。桂林空难恰恰发生在这个时间段,由此成为矛盾总爆发的导火线。双方各执一词,谁也不作让步。虽然谷牧副总理亲自调停斡旋,也无效果。
师长(37岁) 师长(37岁)
马占民作为空军的代表,自然处在两难的境地。作为空军副参谋长,他必须考虑空军司令的意见,而接受谷牧副总理的意见,显然违背张司令的意志,所以马占民采取了一个不得已的折中方法,责任方悬而未决,但保存文件,以备今后查考。我认为,这是最明智之举,也是马参谋长深谋远虑的精细之所在。[4] 
那时的空军领导班子中,多半是老资格,老革命。空军司令张廷发、政委高厚良、副司令王定烈、何廷一都是参加过长征的红小鬼,空军副政委刘世昌是赫赫有名的回民支队老政委,副司令成钧是身经百战的老将军,副司令吴富善是抗美援朝上甘岭战役的老英雄,空军顾问是参加过八一南昌起义的老战士,都是开国功臣,哪一个都有光荣的历史和显赫的战功。他们都有自己的话语权,说白了就是都能指挥马参谋长。
在空军领导班子中有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就是被称为三朝元老不倒翁、主管作战的空军副司令曹里怀,他历任过刘亚楼吴法宪马宁三任空军司令的副司令。都说刘亚楼霸道,但是他对身高1米8的曹里怀,也得礼让三分。这是因为曹里怀在中国革命历史的两个关键时刻作出过重要贡献。第一次是在第五次反围剿失利以后,红军主力长征北上抗日,毛泽东委派曹里怀担任井冈山留守部队司令,坚持游击
空军副参谋长(45) 空军副参谋长(45)
战,以此表明井冈山的红旗不倒。第二次是胡宗南率领五十万军队进攻延安,又是毛泽东委派曹里怀担任延安留守兵团司令,牵制胡宗南五十万大军,掩护党中央安全转移到河北西柏坡。这两次他都给毛泽东交了满意的答卷。曹里怀能征善战,攻打天津时身先士卒,亲自乘坦克开道,活捉天津守敌司令陈长捷。抗美援朝在朝鲜战场上再展雄风。由此连毛泽东都对他刮目相看,亲切地称他为曹大个儿。[5] 
曹里怀这样的特殊人物,就连张司令也感到棘手,说深了不是,说浅了也不是。而曹里怀居功自傲,根本不把张司令放在眼里。俗话说,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曹里怀傲视群雄,却对马参谋长刮目相看。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马参谋长对老同志的尊重、关爱和照顾。马参谋长对这些革命前辈非常敬重,逢年过节挨家挨户登门拜访,对他们生活中的许多细节都能考虑周全、关怀备至。
文革当中,翟云英遭受吴法宪迫害,被扫地出门住在大院五号楼。直到1980年,翟云英仍和八十多岁的老母安娜、儿子刘煜宾、次女刘煜红、幼女刘煜珍住在一起,拥挤不堪。翟云英多次请求管理局给她调整住房,均无结果。于是她写信给军委秘书长杨尚昆,请他出面向空军打个招呼。
文革期间,流传着一些对刘亚楼不利的说法。这种毫无根据的主观臆断使翟云英
空军参谋长(50岁) 空军参谋长(50岁)
长期蒙受不白之冤,所以她想请人写文章予以澄清,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但是她找了很多人,谁也不敢写,于是她找到了我,我答应了。在马参谋长的支持下,我到军委档案馆、空军档案馆查找了许多资料,包括他的俄文自传和平津战役的作战方案,据此写出了《九万里风鹏正举》和《苏联援建中国空军内幕》两篇文章,分别发表在《人物》和《名人传记》杂志上。这是文革结束以后首次为刘亚楼正名的文章,产生极大的反响。全国数十家报刊杂志予以转载和摘登。事后翟云英非常感谢:说有什么样的首长,就有什么样的秘书。
1989年翟云英寻到了安娜妈妈的亲人,在北京团聚,李立三的夫人李莎、谭辅臣的儿子谭栋梁一起参加了团聚。我参与了接待并担任翻译,同时撰写了《阔别六十年的重逢》,在戈尔巴乔夫访华的当天,发表在北京日报上。那时马参谋长已经到兰空任职。翟云英对我说,马占民是好人,只有这样的好人才能带出你这样的好秘书。
海不扬波博客:我眼中的空军将领之一马占民空军中将[6] 
兰空司令(58岁) 兰空司令(58岁)
我1997年余因公干至重庆,同驻渝航空兵某师副师长共进晚餐,席间提及马司令,副师长一脸肃然。回忆起80年代马司令任空军参谋长时曾两次相见,称马司令记忆力甚好,头一次在梁平仅一面。两年后在重庆,马参谋长下部队检查,见面握手第一句话便是我见过你,某年某月在梁平,你当时是场站站长,不由让人心暖。又言:在重庆曾听马参谋长作报告,没有多余官腔,上台敬礼脱帽,称“我讲两个小时”,而后有条有理,深入浅出。讲完起身,戴帽敬礼,宣布散会。听者看表,不多不少,正好两小时。
1994年4月,将军在大西北戍边7年后调回北京,出任北空司令员,执掌京畿防空,自言责任重大。上任伊始,月余时间不曾在机关露面。深入部队调查研究,发现北空干部普遍住房紧张,严重影响部队稳定。决心解决这一问题。第一次机关干部大会,宣布用2年时间解决住房,台下掌声雷动。将军动容,言之:讲话前、讲话后的掌声都是假的,唯独讲话中间被掌声打动,绝对是真的。掷地有声的宣布,就为了大家真诚的掌声,将解决住房的时间提前1年,用1年时间,让北空机关干部都住上新房。整个会场猛烈欢呼,掌声持续近10分钟。
北空司令(61岁) 北空司令(61岁)
将军在任2年,首都空防无虞。
将军飞行技术过硬,指挥艺术高超。24岁任飞行副团长,50年代曾多次参加首都国庆空中阅兵及迎外飞行表演。任空军副参谋长期间,曾赴英国考察购买“鹞”式战机,系新中国在西方国家飞行第一人。曾闻一次现场观摩,英国人称“鹞”式飞机改装训练复杂,担心中国飞行员难以胜任。将军二话不说,爬进座舱,仅由英国飞行员带飞了1个起落,便独自驾驶,翱翔蓝天。华北“802”大演习,作为主管训练的空司领导,协助空军首长全程指挥,并陪同总设计师检阅空军参演部队。
将军为人宽容,性格温和,但治军甚严。任兰空司令期间,常常准点站在办公大楼门前,凡迟到者,一律拉到操场队列训练半小时,而后通知各处领导前来领人。纠正军车超速违章,烈日炎炎,常常一袭白衬衣、一顶草帽,骑着自行车上街,对违章超速的驾驶员一律严肃处置,发配格尔木以西。将军称:那边地广人稀,随便你们怎么开,就是别在城里坏了解放军的名声。任北空司令,周末蹲在立交桥下,亲自用测速仪测军车速度,1年时间,严肃处理了数百名开霸王车的军车司机。
将军生活俭朴,平易近人。离休以后,尽管配有专车,常常自己蹬着自行车外出办事。曾有一次外出,在中南海附近丢失自行车,四下寻找,被巡逻的警察当作上访盲流人员盘问,要其出示证件。将军不愠不恼,要执勤警察先出示证件。待一一验证过警察身份后,将军摸出自己的证件,让人民警察吃惊不少。
将军自言:以貌取人不可取。
飞行员出身的将军多年来早上坚持跑步5公里锻炼身体,如今已逾7旬,仍旧坚持每日步行5公里,风雨无阻。[6]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将领 人物 中国